巴菲特怀念格雷厄姆

因为无意中看到了这篇文章,我读了《聪明的投资者》。

No comments

几年以前,在即将80岁之际,格雷厄姆(1894~1976年)向一位朋友表达了他的想法:希望每天都做一些“傻事、有创造性的事和慷慨的事”。他的第一个奇怪目标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他善于使自己的想法不会带有任何说教或傲慢成分。尽管他的想法是强有力的,但是,它们的表达方式无疑是温和的。

本杂志的读者无需我们对格雷厄姆的创造性成就进行细致的介绍。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某一学科的创始人都会发现,自己的研究成果很快就会被后继者所超越。然而,这本书对一种混乱和令人困惑的业务领域进行了系统化和逻辑化的分析;与此同时,在本书出版后的40年时间里,人们很难想出,有哪一个人能够在证券分析领域曾经达到过格雷厄姆的水平

在这一领域,许多研究成果发表之后,仅在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内就会看上去非常可笑;然而,格雷厄姆所提出的原则却一直是稳妥的。在金融风暴摧毁不可靠的知识体系之后,这些原则所具有的价值经常会得到提升,并且能得到更好的理解。他的稳妥建议给他的追随者们带来了可靠的回报,甚至使得那些天资赶不上聪慧的从业者(他们因为追求卓越或赶时髦而摔了跟头)的人,也获得了可靠的回报。要想在一生中获得投资的成功,并不需要顶级的智商、超凡的商业头脑或秘密的信息,而是需要一个稳妥的知识体系作为决策的基础,并且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使其不会对这种体系造成侵蚀。本书能够准确和清晰地提供这种知识体系,但对情绪的约束是你自己必须做到的。

关于格雷厄姆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所拥有的支配地位,最突出的一个方面在于,这并不是从全神贯注地关注某一个目标的狭隘思维活动中所取得的。相反,他的这种地位是几乎无法定义的广泛的智力活动所带来的副产品。毫无疑问,我从未遇到过思维如此广泛的人。惊人的记忆力,对新知识一如既往的着迷,以及能够把这些知识重新应用于表面上不相关联的问题,所有这一切使得他的思维方式在任何领域都会受到人们的喜爱。

但是,他的第三项责任(慷慨),正是他比所有其他人都做得更成功的地方。我是以一个学生、一个雇员和一个朋友的身份认识格雷厄姆的。无论从哪一种关系来看(在他所有的学生、雇员和朋友看来),格雷厄姆在自己的想法、时间和精力等方面都表现出了毫无保留的慷慨。如果想寻求一种明晰的思维,那么没有比格雷厄姆更好的人选了。

而且,如果需要获得鼓励和忠告,就可以随时去找格雷厄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