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节选:美国顺风

巴菲特告诉你他站在了什么风口

No comments

写在开头:此文节选自201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巴菲特谦虚地将伯克希尔成功的原因归到了美国顺风上,用中国老话说就是:取势。

美国顺风(The American Tailwind)

今年3月11日,是我第一次投资美国企业的77周年纪念日。1942年,我11岁,我将从6岁开始积累了114.75美元全部投入。我买的是三股Cities Service优先股。我成了一个资本家,这感觉很好。

现在让我们从我第一次购买股票向前回溯两个77年。这让我们从1788年开始,也就是乔治·华盛顿就任美国第一任总统的前一年。那么,有谁能想象他们的新国家在短短3个77年的时间中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呢?

在1942年之前的两个77年中,美国已经从四百万人——大约世界人口的0.5%——发展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然而,在1942年春天,它面临着一场危机:美国及其盟国在一场我们三个月前刚刚参战的战争中遭受了重大损失。每天都有坏消息出现。

尽管头条新闻令人担忧,但几乎所有的美国人在3月11日都相信战争将会胜利。他们的乐观并不局限于那次胜利。撇开天生的悲观主义者不谈,美国人相信他们的孩子和后代会过上比他们自己好得多的生活。

当然,这个国家的公民明白,前面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它也从来没有过。在其历史初期,我们的国家经历了一场内战的考验,这场内战导致4%的美国男性死亡,导致林肯总统公开思考:“一个孕育于自由和奉行上述原则的国家是否能够长久存在下去?”(“a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ould long endure.”)。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历了大萧条,一段大规模失业的惩罚时期。

然而,1942年,当我购买股票时,这个国家正期望战后增长,这一信念被证明是有根据的。事实上,这个国家的成就可以说是惊人的。

让我们用数字来证明这一点:如果我的114.75美元投资于一只无费用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并且所有股息都进行了再投资,那么到2019年1月31日,我所持股份的价值(税前)将达到606,811美元(这是在这封信出版之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这是5288倍的收益。与此同时,当时的免税机构(比如养老基金或大学捐赠基金)100万美元的投资将增加到53亿美元左右。

让我再加上一个我相信会让你震惊的计算:如果这家假想的机构每年只向各种“帮助者”(比如投资经理和顾问)支付1%的资产,它的收益就会减半,变为26.5亿美元。这是当77年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实际实现的11.8%的年回报率以10.8%的回报率重新计算时,会出现的情况。

那些经常鼓吹政府预算赤字会带来厄运的人(就像我多年来经常做的那样)可能会注意到,在我77年这个时期里,我们国家的国债增长了大约400倍。这是40000%!假设你已经预见到这种增长,并对赤字失控和货币贬值的前景感到恐慌。“保护”自己,你可能会避开股票,转而选择用你的114.75美元购买3.25盎司的黄金。

这种所谓的保护会带来什么呢?你现在的资产价值约为4200美元,不到简单被动投资于美国商业的1%。这种神奇的金属无法与美国人的勇气相比

我们国家几乎难以置信的繁荣是以两党合作的方式实现的。自1942年以来,我们有7位共和党总统和7位民主党总统。在他们服务的这些年里,这个国家在不同时期经历了恶性通货膨胀、21%的基本利率、几场有争议且代价高昂的战争、一位总统的辞职、普遍的房屋价值崩溃、瘫痪性的金融恐慌以及一系列其他问题。所有这些都导致了可怕的头条新闻;现在一切都已成为历史。

圣保罗大教堂的建筑师Christopher Wren就葬在那座伦敦教堂里。在他的墓旁写着这样的描述(翻译自拉丁文):“如果你想寻找我的纪念碑,看看你的周围。”那些对美国经济剧本持怀疑态度的人应该留意他这句话。

1788年——回到我们的起点——这里除了一小群雄心勃勃的人和一个旨在将他们的梦想变为现实的尚处于萌芽状态的治理框架之外,真的没什么。今天,美联储估计我们的家庭财富为108万亿美元,这个数字几乎无法想象。

还记得在这封信的前面,我如何描述留存收益是伯克希尔繁荣的关键吗?美国也是如此。在这个国家的会计制度中,类似项目被称为“储蓄”。我们拥有储蓄。如果我们的祖先消耗掉他们所生产的一切,就不会有投资、生产力的提高和生活水平的飞跃。

查理和我高兴地承认,伯克希尔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我认为应该被称为美国顺风(The American Tailwind)的产物。对于美国企业或个人来说,吹嘘自己“单枪匹马做到了这一点”就过分傲慢了。诺曼底整齐排列的简单白色十字架应该会让那些提出这些主张的人感到羞愧。

世界上还有许多其他国家有着光明的未来。关于这一点,我们应该感到高兴:如果所有国家都繁荣起来,美国人将会更加繁荣和安全。在伯克希尔,我们希望在海外进行大笔投资。

然而,在今后77年里,我们所取得的成就的主要来源几乎肯定将是美国的顺风。我们很幸运——非常幸运——有这种力量在我们身后。

译文资源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